災害處理問題

在2008年6月7日和9月23日,香港分別發生特大暴雨和颱風黑格比襲港,兩次惡劣天氣均對大澳造成災害,反映了政府在處理較大型災害方面的意識、規劃、預警、應變和救助的措施仍然不足,政府各部門應總結經驗,居安思危,倘若遇上同類事件,加強緊急應變能力。

6月7日雨災

在6月7日特大暴雨期間,大嶼山一共錄得160宗山泥傾瀉報告,單在大澳發生了40宗,連接大澳的道路和食水管損毀,令大澳對外交通和通訊終斷,頓時變成「孤島」。樹木殘枝及巨型山石隨處可見,不少民居淤泥及膝,公園、村道、排水道全部被黃泥掩蓋,其中以南涌村災情最為嚴重,多間民居被泥水圍困。

暴雨發生導致大澳對外通訊斷絕及路陸交通封閉後,地方各個團體及居民皆想盡辦法希望可以通知當局,反映大澳的情況。據悉,有團體派子弟從水路往區外,聯繫離島民政事務處;另有居民巧遇到兩位水警上岸賣飯盒而被要求留守大澳,並要求立即向外求助及安排食水。「水船」約在下午六時抵達大澳,為居民供應食水。然其他政府部門卻沒有即時到大澳進行緊急應變的協調工作,直至翌日(8/6)各部門才到大澳視察環境,9/6才在大澳設立緊急應變中心(引述自基督教女青年會七月份區報)


黑格比襲港

2008年9月23日,香港天文台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受大潮及颱風的共同影響,現出海水倒權,大澳發生一米多的風暴潮,令大澳出現70年來最嚴重水浸,水深及胸,低窪地帶曾水深過頭,地勢較高的水深及膝,地下商鋪及民居被海水淹浸,屋內傢俬及商店貨物全部被水浸,約有600戶居民的住所及商戶的財物損失慘重。受影響的居民,指政府未能適當回應和投放足夠資源以解決災民生活苦況,事發至5日後,仍沒有作出任何安排,官員亦不肯面對居民,交代救災安排。因為在大澳聚居的主要是長者,在災情後的生活和經濟處境將更加困難。(請參閱大公報在2008年9月25日的報導以及基督教女青年會十二月份區報)

在今次水災,有團體建議以下幾方面需要關注的問題:

  1. 賑災制度:今次大澳面對的是百年一遇的海嘯式災難,並非一般水浸,當局有需要制訂應變機制,以便能更有效回應居民的需要;
  2. 庇護中心:長久以來,大澳欠缺正式的庇護所,今次水災更顯有關設施的需要,或考慮開放龍田?用單位作臨時收容所之用;
  3. 救援設施不足:大澳消防處欠缺小艇。今次水災,消防員需要徒步救援,無論消防員或被救者都有一定的危險,消防處有需要增救援小艇設施及多進行演習;
  4. 預警機制:大澳屬低窪地區,為防再次出現今次特大水災,有需要考慮在大澳設立實時潮汐紀錄系統、水位警界線、警佈系統等,以致居民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
  5. 改善營商環境:兩次天災,導致大澳的商戶蒙上沉重損失,政府與民間需要攜手合作,大力振興
    大澳的本土經濟,改善營商環境。

(請參閱基督教女青年會十二月份區報)

隨著地球溫化,低窪地區的水患日益嚴重,我們議從政府規劃大澳的六億二千萬中,撥一億成為社區發展基金,以方便對受災居民提供經濟上的援助。


政府的防洪及救援措施

在今年一月,政府宣報以下三點防洪及救助措施:

  1. 動用100萬元改建大澳永助學校作庇護中心
  2. 聯同天文台和渠務署設雨季預警系統,及早通知居民疏散
  3. 興建河堤,計劃在2011年完工。

我們認為,把永助學校改建為庇護中心,是浪費社區資源的方案。永助學校始建於1923年,是具有歷價值的建築物,用作展覽及文化教育之用。反見現時龍田?的入住率一直不高,單位己經具備基本的住宿設施,只要稍加改裝,在緊急的情況下,便可動用作臨時庇護中心。我們質疑把永助學交改建為庇護中心的做法,不但沒有把資源運用得宜,甚麼白白浪費珍貴的歷史建築。

我們也質疑政府興建河堤的防洪工程,因為大澳位處低窪地帶,水滲發生時可以將整個大澳掩滲,河堤真正發揮作用實在是一問疑問,如果工程沒有充份的研究及理據,這將會破壞大澳河涌的境景及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