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大澳水鄉,為誰而做?

全球化監察雙月刊
2002年12月號

潘文瀚

去年董建華提出一百八十億元振興香港旅遊業的雄圖大計,其中最觸目就是發展大嶼山成為「消閒島」,計有竹篙灣的迪士尼樂園;昂平的天壇大佛;東涌的吊車。而大澳這個一向位於邊陲的「水鄉」亦蒙政府青睞,要發展成「馬來西亞式」棚屋渡假村及類似宋城的民俗博物館。計劃甫出,立刻引來輿論及大澳居民的嘩然,抨擊此舉「整色整水」、將大澳人工化、製造微縮景區。政府在公眾一番冷嘲熱諷下只好默默收回這個「馬來西亞式」大澳的計劃。

今年五月底,規劃署公佈「重整大澳發展研究」,這次並沒有引來傳媒的口誅筆伐。各大報章的標題均以「保留棚屋」來概括這個研究文件的重點。事實上,政府確實放棄大肆開拓大澳的計劃,改為低度的發展。研究文件提到:「大澳的吸引,在於寧靜的自然環境和豐富的文化資源。因此整體的規劃概念在於保護自然環境和文化遺產,並在大澳傳統旅遊景點的發展基礎上,配合互相協調的新發展,以取得發展平衡。」【註1】乍看之下,新的計劃似乎痛改前非,以保持大澳原有風貌為主,當中亦顧及自然及文化的保育,看似更能照顧各方要求。然而,若我們拿起這份文件看看,就發覺在一個社區發展中,居民的需求,自然生態的保育,皆要讓路於旅遊發展的大業。

虛偽的人工濕地

政府為了補償建赤臘角機場時破壞的紅樹林,決定將大澳的鹽田舊址改建為人工濕地和種植紅樹林。但是,根據大澳文化工作組的黃惠?指,鹽田早已成為一個自然濕地,內裏很多紅樹林品種更是難以人工種植。黃認為更荒謬的,是政府打算在濕地旁設立一個漁船停泊處,吸引船隻停泊大澳,以此重建「水鄉」風情。【註2】但建設時的工程淤泥及建成後的船隻油污都會破壞濕地的生態。【註3】原來所謂保護自然環境,是先把自然環境破壞,再製造人工的生態,果然荒謬。

沒有社區設施的「漁村」

研究文件另幾個相關的重點是令漁村重現繁榮,提高對遊客的吸引力及照顧當地社區的需要。本來大澳的居民一直反映社區設施的不足,學位被削減,社會服務隊及青年中心隨時有機會被撤消。在研究文件諮詢期間,多個當地團體指出大澳因為位置偏遠和人口結構特殊,有需要增加社區的設施,例如康樂設施、老人中心及安老院等。然而,政府的回應只是在打官腔:「根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的要求,大澳的政府、機構或社區設施和休憩用地已經足夠。…鑑於大澳在全面發展後的人口只有6700人,因此不足以支持提供其他要求的設施。」【註4】於是,所謂發展大澳,當地居民的要求似乎是沾不上邊。

另一個居民關心的棚屋問題,研究文件有比較積極的建議,它明確指出棚屋必須改善緊急通道、污水收集系統和其他基礎設施【註5】但吊詭的是,棚屋在政府眼中一向被視為「非法僭建物」,如果要改善棚屋的設施,勢必要將棚屋合法化。政府又不欲給棚屋這個「特權」。因此,政府是否真的有決心改善棚屋的環境設施,仍是個懸案。【註6】

那麼,研究文件建議的項目包括甚麼呢?主要有兩方面,一是改善大澳的交通設施,例如闢設大型公共車輛總站、停車場、興建新碼頭等。二是加設旅遊噱頭,譬如鄉村廣場、海濱長廊、海鮮市場等。這無疑是方便外來遊客進入大澳以及有更多旅遊的體驗,但究竟這些設施對當地居民的生活何益呢?

有人認為旅遊業發展可以帶動當地經濟和就業。但令人擔憂的是,當居民提出大澳的旅遊業可能會被大型私人發展商壟斷,導致與當地商舖激烈競爭時,政府並沒有否定這個可能。【註7】

大澳要怎樣的「漁村」?怎樣的發展?

雖然新的規劃沒有馬來西亞式的棚屋或宋城民俗館,但「整色整水」其實仍是少不了。政府就打算重開橫水渡,舉行水上婚禮,在鄉村廣場搞一些節日慶典等,以吸引遊客到來。於是,遊客體驗「漁村風貌」其實不外乎幾件事:坐橫水渡、看水上婚禮、食海鮮,運氣好的還可以遇上甚麼天后誕的節慶。

其實這些「指定節目」,跟馬來西亞棚屋、宋城民俗博物館或民俗文化村中所看到的表演,究竟有多大分別呢?還不是將大澳變成一個可以讓遊客凝視、玩弄奇風異俗的文化村?在旅遊業全球化中,香港政府亦希望將大澳甚至香港塑造成一個富異族風情的獨特旅遊景點。

大澳這個例子正正反映,在這個所謂旅遊發展當中,政府的著眼點只是如何吸引外來遊客到來,至於當地居民的生活要求、自然環境的保育,即使不是無足輕重,也已經是次要的考慮了。

註釋

  1. 規劃署重整大澳發展研究
  2. 黃惠瓊,〈大澳的旅遊發展〉,《E+E》
  3. 〈環保人士:帶來垃圾〉,《明報新界西專線》,24/4/2001
  4. 規劃署重整大澳發展研究
  5. 同上
  6. 〈重建大澳棚屋衙門鬥卸責〉,《東方日報》,13/05/2002
  7. 規劃署重整大澳發展研究。文件的回應為:「私營機構在落實旅遊和商業用途建議方面,可以擔當重要角色。這些機構包括當地社區和類似的非牟利組織。」